第四百七十章:交代家事

為常年勞作已經傷及根本;不止腎虛而已,他的五髒六腑都有一定虧損,所以才會呈現麵色偏黃,黃中帶黑的症狀。這種麵色對長期勞作的人是不怎麽看得出來的,可若你仔細看就會發現,這種臉色是不正常的黃,而且黃中帶黑。”“你的觀察還不夠仔細,有待加強;你要知道,一個人的病症,稍微有一丁點漏看的病症,都很有可能找出病因,造成人體的損傷。我們中醫講究的是陰陽五行,五行就是五髒,通過五髒六腑看病,從而找到結症所在,對症...“這馮連長還害羞了呢。”楚天意扭頭望著匆匆離去的人,笑的十分開懷。

雷策將她摟在懷中,搖了搖,“別看老馮這人大大咧咧的,對有些事的反應卻很......”

“很純情是吧?哈哈,我看出來了。”楚天意歪著頭,靠在他的肩頭上,笑顏如花,“其實吧!這也是人之常情,沒有那個人能大大方方把自己房事和私事拿出來說的;馮連長有這反應,也是很正常不過的。”

“嗯。”雷策低頭吻了吻那白皙溫潤的額角。

楚天意抬起眼瞼,含笑輕聲問道:“哎,哥。你今天怎麽沒去上班?”

“唐老首長讓我在家休息一天,也好陪陪你。”雷策唇角噙笑,“明天你就要啟程去M國了,需要收拾什麽東西嗎?”

“東西都收拾好了,在樓上放著呢!隻是,我這一走半個月也見不到孩子們了;對了,哥,孩子們通過測試了,明年開春上學的時候就能直接上三年級。”跳了一級。

“意料之中的事,你的教出來的孩子不會差了。”

楚天意滿心溫暖,與之相視而笑,溫情綿綿,一切盡在不言中。

......

當天下午放學時,楚天意和雷策一同來到學校,見到站在門口張望的兩個小家夥;拉著雷策走上前,“羲羲陽陽。”

“媽媽。”雷楚羲和雷楚陽眉開眼笑,跑上前撲進她懷裏蹭了蹭,“媽媽,爸爸也來了。”

“是啊!爸爸也來了,你們和爸爸說說話。”楚天意朝不遠處的胡雪揮了揮手。

胡雪疾步來到她跟前,“楚同誌,真是不好意思,孩子們多,也沒顧上你們。”

兩個小家夥和雷策大眼瞪小眼,誰也沒開說第一句話。

“胡老師太客氣了,我就是來接兩個小家夥的;這是他們爸爸,雷策。”楚天意笑著指了指雷策,“平時他也沒時間來接孩子們,今兒正好遇到他放假。”

胡雪微笑道:“雷同誌好。”

“你好。”雷策淡淡點頭,一手拉著一個兒子,扭頭望著妻子,“媳婦,我去車上等你。”

“嗯。”

雷策轉身便走,來到車前,拉開後座;將兩個兒子放了上去,他則坐上了駕駛座。

楚天意笑道:“胡老師別介意,他們爸爸就這樣,脾氣硬了些,沒別的意思。”

“理解,理解。您的愛人是軍人,這樣就很剛毅。”胡雪不知該說什麽,撿了些中庸的話來回答。

“胡老師不介意就好。”楚天意回頭看了一眼車上的男人,“胡老師,明天我有事要出差,大概時間是半個月;所以,接下來的半個月回不來,孩子們如果不是我家的陳嬸來接,就是我丈夫來接。除了他們兩人,其他人都別將孩子交給他。”

“沒問題,楚同誌放心就是。不過,楚同誌,我有些不明白。”胡雪皺著眉,定定的望著她。

“胡老師請說。”

“既然羲羲陽陽這兩孩子已經通過了測試,何不讓他們在家休息一段時間?這眼看著也快放假了。”胡雪滿目疑惑與迷茫。

楚天意笑著搖頭,“不瞞胡老師說,我之前也有這想法;但是吧!你也知道,兩個孩子人小,早慧。有些事情不能開頭,從小扼製不良習性,讓他們保持有始有終,不偷懶,不缺席,不逃課的好習慣。”

孩子聰明瞭也不好,需要操的心也比別的孩子要多。

胡雪瞭然頷首,“原來如此,楚同誌真是個好母親。”

“俗話說,在其政謀其職;既然做了母親,就要擔起孩子們的成長。這是我的責任,當不起胡老師的這句讚。”

胡雪臉上的笑容更為真誠,能說出‘擔起孩子成長是母親的責任’這話,眼前這位女士就值得她敬重,“楚同誌說的很對,可是在這個當動才過去的社會,又有幾個母親能坦然說出這句話呢?”

“一切都會好起來的。胡老師,您忙著,我先走了,再見。”楚天意含笑安撫了一句,揮手離去。

胡雪目送她離開,滿腔感慨,最終化為一聲歎息。

上了車,楚天意係好安全帶,“哥,走吧!”

雷策點點頭,驅車離開。

開車回到家,雷楚羲和雷楚陽把小書包往沙發上一扔,直接往廚房跑,“陳奶奶,陳奶奶,有沒有吃的?我餓了。”

“陳奶奶,我想吃肉包子。”雷楚陽跟著哥哥走進廚房,仰著頭,可憐巴巴的望著陳雲。

“喲,咱們家的小少爺回來了;趕緊的去外麵做作業,陳奶奶給你們蒸包子。”陳雲笑著摸了摸他們的小腦袋,白嫩的小人兒站在跟前,讓她怎麽親近也親近不夠。

“好耶,謝謝陳奶奶。”雷楚陽立馬眉開眼笑,拉著哥哥就往外走。

雷楚羲反手握住他的手,“弟弟,我的作業做完了,你的還剩下一些;拉著我做什麽?”

“哥,明明是你拉著我來著。”雷楚陽低頭看著互相拉著的手,竊笑。

雷楚羲猛地收回手,“是嗎?這下就沒拉著了,做你的作業去;我去找媽媽,你不準跟過來。”

雷楚陽垂頭喪氣的走了,“好吧!”本想跟著去,被哥哥給掐斷了念頭。

雷楚羲眯起眼,笑了起來;蹭到楚天意身邊,抱著她的腿,“媽媽,你是不是明天就要走了?”

楚天意低頭看著小人兒,“嗯,媽媽明天就走,要半個月才能回來;這期間,羲羲要帶好弟弟,別讓弟弟做危險的事情的。每天放學,隻有陳奶奶和爸爸來接你們才能和他們一起走,知道嗎?其他人不管是任何人,都不能跟著他們走。”

“我知道,媽媽。”雷楚羲原本璀璨的小臉,失去了些許光彩,“媽媽要去這麽久,我們會想媽媽的。”

“媽媽也會想你們啊!羲羲,你和弟弟都是媽媽的乖寶。寶貝要在學校好好學習,在家裏也要聽秦師伯和陳奶奶的話。回來做完作業後,幫著陳奶奶做家務。”楚天意把小人兒摟進懷裏,窩心的連連交代,“在家也要多照看著點你們師伯,師伯年紀大了;沒事的時候,也陪著師伯說說話,記住媽媽的話,好嗎?”

“好。”雷楚羲奄奄的點著頭,心裏不捨,卻仍然不想媽媽不放心。

楚天意摟著大兒子,用下顎蹭了蹭他的頭頂,“乖乖等媽媽回來,媽媽回來的時候會給你和弟弟帶禮物的。”

“好。”雷楚羲神色萎靡的點著頭,“媽媽,我和弟弟今晚要和你睡,爸爸去睡我們房間裏,好不好?”

坐在一旁的雷策黑了臉,“不行。”

雷楚羲撅著嘴,軟軟的趴在媽媽懷裏,“媽媽,爸爸是壞蛋,不讓我和弟弟跟您睡。”

楚天意拍了拍他的頭,眸中夾雜著笑意抬頭望著他“哥,要不今晚就讓他們和我睡吧?”

“那我怎麽辦?”雷策不悅的輕蹙劍眉,鷹眸深邃不見底,盯著雷楚羲的後背,心底聚集著濃濃的不悅。

楚天意一噎,竟無言以對。

雷策見此,乘機道:“明天你六點就得起身走,他們跟你睡,早上起的早,別把他們吵醒了,你說呢?”

楚天意沉默下來,把兒子抱到懷裏,放在腿上,拍著他的小肩膀,“羲羲,今晚就不和媽媽睡了好不好?不過,媽媽答應你,今天晚上陪著你們睡著以後再走,怎麽樣?”

“接下來你要離開好久呢!”雷楚羲苦著臉,不答應也不拒絕。

“羲羲乖,等媽媽回來以後再讓你們一起睡行嗎?你爸爸說的對,媽媽早上起來的早,會驚醒你們的。”望著懷裏不開心的兒子,她心裏也難受,也心疼;可是,他們明天還得上學,起的早了,上學的時候一準沒精神。

雷楚羲不情不願的低著頭,片刻後,在父母的目光下,轉頭望著父親,“爸爸,今天晚上就把媽媽讓給您;可是,媽媽回來後的第一個晚上,您不能和我們搶。”

“行。”雷策嘴角含笑,至於回來以後,那就是回來以後的事情了。

“那好吧!今晚就不和媽媽睡了。”

“羲羲真乖,媽媽的乖寶寶。”楚天意笑著親了親他,逗著他好了一會兒,直到他重開笑顏;抬頭間,就見秦湛搓著手,一瘸一拐的走進家門,“師兄,您回來啦!冷了吧!哥,去給師兄倒一盆熱水出來;讓他泡泡手和腳,暖和暖和。”

雷策得到了今晚與媳婦單獨睡的好處,自然點頭應下,“好。”轉身便去了衛生間,從裏麵放了熱水,用兩個盆子端了出來,“秦師兄,熱水來了,你趕緊洗洗。”

“好好,謝謝你了,雷策。”秦湛狠搓了幾下手,把手放進熱水裏,舒坦的喟歎一聲,對楚天意道:“還是家裏舒服,醫院那邊的著實冷的慌;偌大個辦公室,你和魯師兄都不在,我一個人冷清的心裏發慌。”

在這種天氣下,一個人坐在一個辦公室裏,也實在是心裏空曠的厲害。

“師兄身體不好,不如請假在家休息幾天?”楚天意望著他凍得灰白的臉。

“不了,還能堅持的下去。”秦湛連連搖頭,感覺手上暖和了一些;脫了鞋子坐到椅子上,把腳放進熱水的一瞬間,舒服的整個人都鬆乏起來。請坐,我去給你們倒杯茶水來。”楚天意扭頭對雷楚陽和唐塬道:“陽陽淵淵,過來和柳叔叔打招呼。”雷楚陽拉著唐塬,不清不願的走上前,異口同聲道:“柳叔叔好。”“你們好。”柳建黨有些幹澀的和倆個孩子打招呼,他心裏明白,方纔眼前這個女人是在借著孩子們的事情敲打他;可是,他找不到藉口反擊。“好了,羲羲,帶著弟弟們去玩;媽媽一會兒給你們拿水果出來吃,乖乖的。劉阿姨,柳叔叔,你們隨意,不用客氣。”楚天意摸摸大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