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6章交代

了,二是不受會讓人以為他依舊記恨,這事過不去了,壞了親戚情分,劉老爹請罪賠禮他受了,這事翻篇了。“成了,你的賠禮我也收了,事也不大過去就過去了,學武那個混蛋犢子嘴裏跑風的家夥,等他回來我再拾掇他。回去幫我寫封信,跟蘭子,我離死還早著呢,別在心裏擱事了,這不是我李家孩子該做的。一碼歸一碼了。”李老頭擺擺手了。“是,叔,我扶你們回去吧,明我去請了縣裏酒樓的大廚過來辦宴席,我開幾桌請大家夥吃飯,多長時間...玲玉是七八歲就跟著巧蘭了,這一晃眼都大半輩子了,玲玉如今也有歲數了,府裏都要尊稱玉為玉姑姑了,留在府裏或是留在咩咩身邊都能過得很好,但回弟弟安哥那還真未必過得順心呢。

“姐,你別擔心我,我又不是軟蛋,還能讓人欺負了不成,你就放心吧。”玲玉擦擦眼淚,要強的從不喊一句苦。

玲玉的父母走後,安哥在外忙碌了些年頭,安哥媳婦逢年過節隔三差五隻要在京城,隻要巧蘭他們在,一定上門拜訪,但從來沒有接玲玉回去鬆快幾的意思,過年玲玉都沒回去過,其中的辛酸也隻有巧蘭能看出來些。

“還有什麽呢?幫我我想想,還有沒有我拉下的事和人,我想都安排好,別給誰虧待了,我一走啊,跟著我的老人就讓他們退下來,別和雲綺的陪嫁的人爭什麽了,我的莊子上都是栓子的人,讓跟著栓子跟前的管事都行。一朝子一朝臣,給服軟就要服軟,不能硬頂。”

巧蘭這些年也有了自己的人手,他一走雲綺勢必要徹底掌家了,他的人難免會慢慢冷落下來,故而她也要安排好勸著些才成,不能讓人家沒了下場。

“我曉得,我回去就安排去。”玲玉悶悶的點頭。

“別這樣,開心點。最後就是我走以後,幫我勸著點虎子哥,他是個悶性子,不愛話,事都喜歡藏心裏,你們幫我勸著些。”巧蘭柔柔的笑了,眼裏有一抹不捨。

傳虎站在門口深吸一口氣,用手蓋住臉,默默的轉身離開。

拾掇得差不多了,傳虎帶著巧蘭上了船,他們要回家了。

巧蘭是被傳虎抱上船的,她已經很虛弱了。

到家的那一刻巧蘭露出笑容來,差點都以為要死在海上了呢,一度昏迷不醒好幾,幸虧張爺爺一直跟著給她紮針。

“娘,爹,你們回來了,我娘她怎麽了?”瑜哥和雲綺茜娘他們都迎了出來。

“栓子沒回來麽?”巧蘭看了一圈,咩咩也來了,隻有栓子不在,心裏微歎一聲,她可能等不住兒子了。

“娘,栓子還回不來。”雲綺別過頭眼淚掉了下來。

“那就別了,別耽誤了他。”巧蘭笑了笑。隻是有點惋惜不能再看兒子一眼了。

“娘,我們進屋,您累了吧,我去給您燒點水去。”雲綺立刻忙乎起來了。

巧蘭被傳虎安置在軟塌上,蓋上了被子,望著大家擔憂的眼神,她笑了。

“我沒事,別這樣看著我,咩咩你和子軒回去吧,沒啥事。”巧蘭揮揮手。

“娘,我陪著你吧,我跟祖母和母親過得。”咩咩上前一步,努力想擠個笑容,卻怎麽也笑不出來了。

巧蘭頓時笑了,“你想留下就留下吧,那麽多人都守著我也沒意義啊。”

子軒也站起來道:“這些日子讓咩咩留下來吧,家裏也沒啥事,我母親帶著的那個呢,也不用擔心啥,母親讓我們也盡點心吧。”

子軒眼裏流露出愧疚的情緒,如果不是他沒處理好兄弟的關係,也不至於害了嶽母大人,每每想到這就有些難受。

巧蘭笑笑也不在意這些了,咩咩和雲綺茜娘扶著巧蘭去洗漱一下,留下來照顧她了。

張爺爺還在給巧蘭紮針,但紮針也沒啥用了,已經藥石無效了。

待休息了幾日,巧蘭召集了大家最後有一點事要交代一下。

“今叫大家來就是要安排一下,包括府裏的奴才的安排,玲玉以後跟著咩咩養老,子闌跟著雪珺可以保護她,算是我給子闌留個香火情吧。素雲他們願意的就留在府裏,不願意的可以贖身回家,我走以後府裏的人想走的都可以走,放出去一批人吧,不要留那麽多人了。瑜哥你要照顧好你祖父和你爹,你大哥不在你要幫著你嫂子把家撐起來,茜娘你也要幫著你嫂子,知道麽?”

“我們知道。”孩子們站起來垂手聽訓。

“可惜栓子不能回來了,威子,端惠,雲綺他們還年輕,我走以後你們要多幫襯,幫我勸著點啊。”巧蘭單獨叮囑了傳威和端惠。

“是,嫂子您放心吧。”傳威抹了把臉有點想哭。

“其他的也沒事了,我很累想睡一會。”巧蘭又昏昏沉沉的昏睡過去了。

巧蘭偶爾會醒過來,迷迷糊糊的問,“栓子回來了麽?”他還在期盼著大兒子能回來看一眼,可都得到了失望的眼神。

西北正在開戰,壓根不敢給栓子這些,直身體還好著呢,在大青山玩得高興呢。

突然一日清晨巧蘭清醒了過來,能自己坐起來了,滿麵潮紅的樣子。

“母親你醒了?”雲綺和茜娘還有咩咩輪流守在巧蘭身邊,徹夜不敢離開人,她清醒的時候不多,幾乎都在昏睡著。

“去交你爹來,雲綺幫我換衣服,那套大紅色的壽衣,是我很早繡的,幫我拿出來還上,給我梳個頭。”巧蘭感覺到大限到了,坐起身子一派平靜寧和。

雲綺一邊流淚一邊去準備東西,傳虎迅速就回來了,去安排其他事情去了。

“蘭子,我在,你怎麽起來了?是不是躺累了,我帶你出去走走去。”傳虎抱著巧蘭親了親。

“虎子哥,我要走了,可惜看不到栓子了,虎子哥,我把家和孩子交給你了照顧好老爹和孩子們,替我在扶孩子們一把。你答應過我的,我走了你也要好好地過日子,可不許蒙我啊,我等你。”巧蘭摸著傳虎的臉癡癡地望著。

傳虎把頭埋在他的頸窩裏,摸摸的流淚,用力的點頭,算是應了。

“你幫我畫眉好不好,我還記得新婚第一你就幫我畫眉來著,我記得呢。”巧蘭想起新婚時的美好,似乎還在昨,那些美好甜蜜的瞬間還曆曆在目。

“好。”傳虎哽咽著抹了把臉,子軒拉著咩咩和瑜哥退了出去,這個時候讓他們單獨呆一會吧。

傳虎認真的給巧蘭畫眉毛,臉上帶著癡迷的笑容,巧蘭就坐在那裏看著鏡子裏的他們,發現傳虎也有了白發。

“你有白頭發了。”巧蘭伸手摸著他的鬢角。

“老了。”

“剩你一個人了,抱歉。”巧蘭走到人生的盡頭有其人陪著,她不孤單,可剩下的那個纔是最痛苦最難過的最孤獨的人。圈,吃點早餐,李老太他們喜歡吃一碗麵茶,這個很合他們的胃口,劉老爹愛吃豆汁,大家都能找到喜歡的東西。京城繁華不可同日而語,幾個老人在一起又熱鬧了起來,笑笑,帶著一起出門遛彎,劉老爹的臉上又出現了難得的笑容。傳威瞧見了也是開心不少,帶著栓子各家去送禮去拜訪一下,走動走動關係,哥嫂給她們打下了基礎,他們隻要勤於走動有禮謙和,長輩們都不會怪罪,這也是人脈。李老太趁機多看看孫孫,聽李老太他們去了京城,清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