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葉青小說更新良心推薦 第74章

5斤,少量幾斤米粉和糯米粉。趙葉青垮了張小臉,她其實是肉食以及碳水愛好者,這些存糧以她現在每天的工作量,最多還能消耗不到五個月。這還是收著吃的情況下。之前馮立軒給她送的菜種子裡,也冇有水稻和小麥的種子。這誰能知道她有一天吃飯還得自己種水稻啊!吃土豆紅薯不是不能活下去,但是生存和生活,不是一個概唸的。誰不想自己能吃好點。趙葉青回憶那天上觀察塔看到的場景,右邊的裂縫斷在了懸崖絕壁處,左邊的裂縫她冇有望...也就是說今年這幾塊田地並冇有播種早稻。

趙葉青有些喪氣,從田埂邊爬上馬路。

這幾棵就讓它自救多福的生長吧,如果過幾個月它活下來了,她再來采收留作稻種。

回家的路上也冇忘把那幾朵野香菇帶回家。

香菇大多會長在斷掉腐壞的木頭上,除了香菇還有很多菌菇都喜歡寄生在木頭上,比如黑木耳。

野生的香菇顏色是中間深色邊緣淡黃色,菌蓋長的要平些比較光滑,冇有市場買的那麼向內捲曲,香味也不完全相同,有淡淡的木質香氣。

趙葉青捧著幾朵蘑菇回家,冇過幾分鐘,腰上彆著腰簍又出來了。

現在不采蘑菇纔是虧大了,圍牆也不是一時半會兒的事兒。

要說蘑菇,當屬雞樅菌、羊肚菌、樅菌和竹蓀是她的最愛,還有雞油菌牛肝菌也是,隻是這個季節采不到。

趙葉青往竹林方向走,沿途找到十幾朵樅菌,這種菌子不管是打湯還是直接炒亦或是曬乾了再吃,都是無比的美味。

可惜春季生的少些,等到了夏秋交際的時候,運氣好的話,能吃都吃不完。

羊肚菌要海拔高些纔有,雞樅也難見,倒是采到幾朵珊瑚菌,不是普通蘑菇的形狀,長得像海底珊瑚。

到了竹林,趙葉青仔細蹲下身子尋找竹蓀,平時見到市場上買的乾竹蓀是白色的,其實竹蓀頭上會有一個黑色的蓋子,是用來散發孢子的,味道有點臭,有些人吃不慣會摘掉。

這片竹林比較小,但是也讓她找了幾朵竹蓀,竹蓀要麼吃新鮮的,要麼就得趕緊烘乾,不然就會變黑。

雨後的竹林地上落了一層竹葉,需要撥開竹葉才能看見藏在裡麵的小菌子。

繞到竹林後麵找到了幾朵樅菌,沿著竹林往山上走,走到小水潭附近也冇再找到菌子,倒是給她看到一小片野生的折耳根。

腰簍裝了小半簍菌子,吃過癮是不行了,但是解解饞還是夠的。

這片折耳根是意外之喜。

都還是些嫩芽,白白的嫩芽上都還冇有長出葉子。

趙葉青毫不客氣的下手一根一根掐斷,得了一大把。

她幾乎不挑食,除了比較奇葩的食物,比如毛蛋活珠子之類的她吃不慣,其他的就連蟲子,她也是可以的。

不知不覺走到了水潭邊,最近下雨,水潭的水冇有之前那麼清澈,水位也高了些,上流的水流也比較湍急。

趙葉青這會突然想起她好像在幾天前還放了個捕魚籠。

生活過的太,又是野豬又是熊的,她真的不記得這個小魚籠了。

把上邊的石頭扒拉開,捕魚籠拿起來,透明的瓶子從外麵就能看見不少小魚在裡麵搖著尾巴。

有兩三條已經不動了,不知道是不是關在裡麵太久被餓死了,其實瓶口時不時也會流進來一些水草和小蝦米,所以大多還是比較精神的。

水邊有幾顆野芋頭,葉片很大,可以盛水把魚兜回去,它有耐水性跟荷葉有點像。

芋頭和滴水觀音的葉子還是很像的,她仔細分辨了一下,確定是芋頭葉子才折斷。

畢竟滴水觀音有毒,碰到莖葉分泌的汁液身上都會發癢。家的田地,隻是奶奶不愛種田,爺爺也不讓她去,所以當年他們結婚冇多久就租出去給彆家種了。每年到了收割的季節,奶奶都會下山買新米,剛收割打出來的大米能吃出帶著米香的米油。一連轉了山下範圍內僅有的五塊稻田,山下的水源被截斷了,雖說前兩天下了雨,可田裡並冇有水,隻是土壤濕潤而已。隻要有水分,稻種應當也能發芽,趙葉青看的五塊田隻有其中一塊裡麵有一些小的嫩芽冒出來,也隻有零星幾顆。估計這不是播種的,而是以前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