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災:開局一座山,囤貨?種田!趙葉青無廣告良心推薦 第91章

冒黑煙了。” 穆奚把情緒壓回去,伸手將蛋糕接過來自己拿著,閉著眼許了願,才吹滅了蠟燭。 這個蛋糕估計廢了不少功夫,他想好好過完這個生日再說彆的,他怕影響了她的情緒,浪費了這一番心意。 “快嚐嚐看!”趙葉青拿了一個勺子遞給他。 反正就他們兩個人,就不費心去切蛋糕了,還能少洗兩個盤子。 穆奚接過勺子舀了一勺塞進嘴裡,“好吃。” 做飯的人被誇獎食物肯定是最開心的,趙葉青也拿了一個勺子在上麵挖...青方向。 他入夢之前的最後一個念頭想著,要是許願有用就好了。第108章黃皮子 自從過完生日後,趙葉青就覺得穆奚這個人變得有點奇怪。 比如說,平時她出門後穆奚在家裡砍完牧草後,就會把衣服洗了。 現在他也是會把衣服洗了,隻是在她回來之後,總能看見他站在洗好衣服麵前擺弄,把被風吹皺的衣服給扯平整了。 可這是高山草甸,吹風是常態,每吹一次就要去扯一扯,這活還乾不乾了。 還有就是洗澡。 洗完澡之後,突然開始不穿上衣走出來,她第一次看見的時候嚇得手裡的碗都差點扣他頭上。 最離譜的是,今天出去割牧草,他回來的時候手上被劃了幾條小口子,草葉子劃破的那種。 穆奚回來後翻出了藥水自己上藥,還‘嘶’了兩聲。 趙葉青一開始還以為是被刀割了大口子,忙走過去一看... 拜托這位大哥!你可是被鬣狗在腿上撓一爪子血肉模糊都冇吭聲的人,被草葉子割了幾下就嘶嘶的。 趙葉青話到嘴邊欲言又止。 她很想說,再回來晚一點,這傷口它就癒合了。 不知道還以為割他的是什麼變異植物,給他大腦感染了呢。 趙葉青捋了捋時間線,確定了這變化是從生日後開始的。 那就是生日當天發生了什麼。 可那天不是愉快的吃完蛋糕就洗洗睡了嗎? 她絞儘腦汁,甚至開始懷疑是不是她那碗長壽麪難吃到給他腦子吃壞了。 趙葉青眼神複雜看了一眼穆奚,才把曬好的青稞種子帶上,牽著小紅出了門。 這幾天已經把小麥播種好了,地裡重新拌過糞肥,墒情不錯不用再澆水。 青稞地因為是重新開墾的,開墾出來後還得用耙子把土塊打散了,耗時就長了一些。 趙葉青把青稞種子裝在腰袋裡。 這是一種特製的袋子,上麵有一根繩子掛在脖子上,兩根繩子捆在腰間。 腰部前麵有一個大大的兜,裡麵可以放很多種子,一邊走一邊播撒。 趙葉青均勻的在整塊地上都播撒好青稞種子後,還需要再翻一遍地,讓種子進入泥土裡,能避免被鳥吃,保證發芽率。 前幾天播種小麥的時候,就有小麻雀來偷吃,她用乾枯的帶著葉子的竹子做了一個稻草人,效果一般。 經過翻地後,青稞種子雖然大多都進入了泥土裡,還是會有小部分露在表麵。 她在附近守著,發現有鳥過來,就用彈弓打。 一個下午過去,彈弓技術突飛猛進。 還收穫了一串小麻雀。 回到家的時候,發現穆奚不在。 她把小紅牽回馬廄,打算歇一歇。 轉悠到乾草間,裡麵已經被新做的青貯飼料和乾草堆了大半,平時幾隻狗子和豹子還住在裡麵,顯得有些冗雜了。 趙葉青得有點奇怪。 比如說,平時她出門後穆奚在家裡砍完牧草後,就會把衣服洗了。 現在他也是會把衣服洗了,隻是在她回來之後,總能看見他站在洗好衣服麵前擺弄,把被風吹皺的衣服給扯平整了。 可這是高山草甸,吹風是常態,每吹一次就要去扯一扯,這活還乾不乾了。 還有就是洗澡。 洗完澡之後,突然開始不穿上衣走出來,她第一次看見的時候嚇得手裡的碗都差點扣他頭上。 最離譜的是,今天出去割牧草,他回來的時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