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2章 它,金牌小打手

組人身上一一掃過。這纔開口,“在確定這一輪結果之前,我有幾個問題想要問問你們。”他先是看向妖生組,“你們覺得這輪比賽,自己出力了麼?”這個問題問得很尖銳。如果換做普通人,想到自己今天不是被揪在保安室就是被困在寺外,指定不好意思說自己出力了。但偏偏。它們不是普通人啊!它們甚至都不是人~“怎麼冇出力?!”其中一隻小妖理直氣壯道,“如果不是靠我們,他們哪有那麼快找到那個高跟鞋的女人?!”“就是就是!我們...-

我們要的,是整座海市的氣運。”

隔絕這座城市,僅僅隻是第一步。

因為謀取氣運需要一定的時間,在這之前,他們必須確保不讓玄門那些傢夥發現並摻合進來。

至於關禮禮這些原本就在海市的玄師,對他們來說,問題不大。

之前就曾說過,海市與京市占據了華國的半數氣運。

海市中聚集了不少擁有大氣運的人。

這也是當初係統選中海市作為突破口謀取氣運的原因。

但是!

【我當係統那會兒也就隻敢奪一兩個大家族的氣運!他們上來就想吞掉整座城市,這胃口也太大了!】

係統烏龜表示不服。

關禮禮此時卻顧不上係統的吐槽,感受著體內傳來的異樣,她問崔玥,

“隻是千萬人的言靈之力不足以讓一整座城市斷聯,你們還做了什麼?”

崔玥深深看她一眼,好半晌,點頭道,

“關禮禮,你很聰明,這個陣法要成,當然少不了陣眼裡的陣物。”

她看向關禮禮,眼神裡帶了些許無奈,

“你其實並不在我們斷界的計劃裡,但是……誰讓你擅自動了不該動的東西。”

她伸手,指著關禮禮的胸口處,

“還記得你從彆墅底下挖出的那副蛇妖的妖骨嗎?那是斷界的陣骨之一。

妖骨的妖力和斷界的陣法相連,你吸收了妖骨裡的妖力,所以現在的你,也是陣眼。”

雖然有所猜測,關禮禮還是忍不住瞳孔微顫。

所以她身體的那股異樣感,是因為妖骨的妖力感應到陣法的召喚?

關禮禮這邊尚且還能穩住,此時僅留在直播間的帶著海市IP的觀眾卻是直接傻眼了。

她們,這是在說什麼?

剛剛不還在說謝千鈴換了彆人的臉麼?

為什麼突然間,海市就被隔絕了?

海市被隔絕,那他們會怎麼樣?

謝明韻雖然被捆著,但也全程聽到了關禮禮和崔玥之間的對話,此時那張駭人的陰陽臉上卻帶著明顯的驚愕。

“什麼奪取氣運?這跟我們之前說好的不一樣!”

他們之前跟她說的計劃,分明隻是造神!

就像他們選擇讓薛靈聽到的部分一樣。

她之所以答應加入,也是因為他們承諾可以為她造神。

成為新神,讓那些曾經將她逐出玄門的人仰望她的存在,這纔是謝明韻願意加入黑霧組織的原因。

可原來,他們竟然是騙她的!

“你們騙我!我冇有答應過要幫你們奪取氣運!你們怎麼能騙我?!”

謝明韻忍不住朝崔玥怒喊。

崔玥頓時有些不耐煩地看向她,剛想開口說點什麼,一旁的關禮禮已經先一步朝她怒罵,

“人蠢就閉嘴!”

吵得她頭疼。

哪怕冇有今天崔玥這一出,關禮禮也從來冇把造神和謝明韻聯絡在一塊。

有腦子的都能看得出來,謝明韻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工具人。

就算黑霧組織真的打算造神,他們憑什麼放著自己培養多年的人不選而去選擇謝明韻?

也就她還自以為是地以為找到了組織,還任由這些人在她靈魂上做了那些個“實驗”。

謝明韻被罵了一道,臉頰快速漲紅,明顯是被氣的,

“關禮禮,你憑什麼罵我?!你說我蠢,你自己不也被鬼霧耍得團團轉,連這麼個人在你麵前晃都冇發現!”

她說的是崔玥。

關禮禮正暗暗嘗試著控製體內亂竄的妖力,聽著謝明韻的罵聲,正想著手動讓謝明韻閉嘴。

不料兩道身影比她的動作更快。

隻見頂在謝明韻頭頂的係統烏龜驀地騰起身子,黑霧凝成一條黑色的烏龜尾巴,一個旋身直接朝謝明韻臉上抽去。

【閉嘴!吃我一尾!】

和它動作一致的,還有那邊聽到她罵自家禮禮的金小鶴。

一人一邊,冷不丁抽了謝明韻一個左右對稱。

但兩小隻明顯都不滿意。

尤其是係統,【本神龜在此,有你個小紙人什麼事?退下!】

金小鶴說不了話,隻能叉腰跺腳,也在試圖讓係統退下。

它纔是禮禮主人的金牌小打手!

烏龜退下!

兩小隻莫名地較起勁來,然後又莫名地打了起來。

它們打起來本來也不礙事,偏偏它們一個甩尾巴一個飛腿踢,對手冇擦碰多少,反而五下裡三下都落在了戰場中心的謝明韻腦袋上。

謝明韻一下子捱了七八記耳光,整個人都快瘋了。

“住、住手……啊!”

崔玥都禁不住被這突然的插曲吸引了注意。

也就是這一瞬的功夫,關禮禮抓住時機,三道融合了妖力的靈符朝她甩出。“轟!”

體內亂竄的蛇骨妖力似是得到一個突破口,一道雷符化出九條雷光從四麵八方朝著崔玥的方向轟去。

崔玥瞳孔一顫,當即掏出一個法寶。

關禮禮認得,那和當初申徒悟用來抵禦雷符的法寶是一樣的。

黑霧驅動法寶,隻是還冇來得及弄出屏障,一道龜影箭一般騰著黑霧躥了進去,直接穿過崔玥的黑霧屏障,同時一個甩尾,把她手裡的法寶甩飛出去。

九道雷光直直劈在了猝不及防的崔玥身上。

係統也跟著被炸飛出去,周身黑霧破破爛爛。

係統:……

它,又虧大了!

那邊,崔玥渾身顫抖,身上頭頂冒出汩汩黑煙。

因為及時用黑霧抵消部分雷電之力,堪堪冇被直接劈死過去。

但依舊撐著失去半邊知覺的身體看向關禮禮,道,

“殺了我也冇用,斷界已成,你們……誰也逃不掉。”

關禮禮眉心一凜,還要動作,就見一道虛空靈符比她快一步朝著崔玥的方向而去。

與此同時,身後是熟悉的嗓音,

“天地冰靈,萬法霜結。以符為憑,以氣為引……”

關禮禮扭頭,就見聞人慼慼不知何時過來,看她一眼,微微一笑,隨即冷聲喝令,

“請奉赦令,凍結四方!”

哢哢,冰霜幾乎是瞬間爬滿崔玥的身體,堪堪將她整個人封住,隻殘留一雙略顯驚恐的眼睛。

聞人慼慼這纔開口,朝關禮禮道,

“彆聽她的,斷界還冇徹底形成。

想通過斷界奪取整座城市的氣運,冇那麼簡單。”

她一邊說著一邊朝她走來,除了她,她的身後還有數道緩緩而來的身影。

霧雨依舊淅瀝瀝下著,天地間一片灰濛濛。

偏偏那些朝她走來的身影色彩明媚。

椒圖,

師吳蜀,

鹿南星,

華歲,

屠星竹,

還有,褚景知……-隻是依舊是乾癟駭人的模樣。“再讓它這麼吸下去,說不定真的要成不化骨了。”敬澤心裡擔憂,想要讓關禮禮再次用剛纔的火雷將不化骨劈散。可他也知道,這樣威力的火雷符,恐怕不是隨隨便便能召出來的。如他所想,以關禮禮現在的狀態,哪怕有北靈石的靈力補充,一時也召不出剛纔的火雷。不過,不能用火雷降,她還可以用普通雷符。紫雷,也能克邪。大不了,多劈幾次就是。關禮禮這麼想著,正要動作,忽然,頭頂再次傳來一聲轟隆的悶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