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7章 我想試試

否則非得嫉妒死不可。”“唉……也不知道我黃家,什麼時候出一位這樣的天才。”這話一出,黃老二和黃老三都不說話了,顯然也是有所感觸。黃昏漸漸降臨,三位老者就這樣無言吊在後麵跟了很久,直到夕陽西下,黃老三才突然開口道:“那姓淩的小子,實力感覺不咋滴啊,速度一直被少琛他們壓著,帶上他不會成為累贅嗎?”黃老二道:“這就是少琛比你強大地方,知道團結大多數。黃家以後有他掌舵,即便不能蓋過徐家,也絕對能穩壓其他家...-

不隻是舒青葵臉上滿是震駭的神色,就連在場韓家人的臉上也都是震撼不已。

他們知道淩毅跟韓若雪的關係好,但冇想到竟然能讓淩毅興起滅門的念頭來。

上一次淩毅興起滅門的念頭,還是秦家綁架他的妻女,最後徹底從這個世界上消失,冇想到他們韓家的大小姐,居然也有這個待遇,這真是讓他們----無比的受寵若驚!

要知道,齊詩韻在淩毅心目中的地位,那是無可替代的存在。如今韓若雪要是也能有這種地位的話,那就意味著淩毅是真把他們韓家給當成自己人了。

那他們韓家從此以後,就是放眼整個大夏,都可以橫著走了啊!

所以不管是韓滔,還是韓淵,又或是陳豹這些韓家的保鏢,在聽到淩毅的這句話後,一個個就像是吃了春藥似的,全身上下都變得無比激動起來!

於是韓滔衝著淩毅豎起大拇指:“要不說還得是淩大師,考慮問題就是周到!”

說完之後,他就拍著陳豹的肩,得意的叮囑道:“去,給我好好查查那個蕭家,就連他們家有多少條狗,幾條是公的,幾條是母的都給老子查清楚!”

“好嘞,三爺您等我的好訊息吧!”陳豹也是無比爽快的答應道,他臉上的興奮神色,不比韓滔的少。

可他們不知道的是,齊詩韻在淩毅心中的地位,是誰都不可能替代的。

淩毅之所以會這般趕儘殺絕,主要還是因為自責多於憤怒。

而且,他要做出個姿態來,讓江州以外的人都知道,敢動他淩無塵的人,中州蕭家的下場,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

站在一旁的舒青葵,完全冇想到淩毅居然如此霸道,對方隻是針對韓家一人,你就要滅了他們蕭家滿門,而且還如此風輕雲淡,就好像是談論明天會不會下雨一樣。

雖然出身豪門世家,知道家族宗門之間的鬥爭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可真當一次大族之間的前期鬥爭安排擺在她麵前的時候,她還是覺得瘮得慌。

但轉念一想,對方既然是蕭家的話,那似乎也就冇有那麼難以接受了。

甚至於,她還期待韓家快點動手,最好是一鼓作氣,直接把韓家從中州地界給抹掉。

然而,她想是這麼想,可真當陳豹轉身離去之後,她又急忙叫住陳豹:“等一下,你不能去調查蕭家,否則你們都會冇命的!”

陳豹聞言,回過頭來,一臉懵逼的看著舒青葵,都不知道這醫生為什麼會說出這種話來----這都是大人物之間的鬥爭,是你一個小小醫生該參與的事嗎?

“舒醫生,我知道你是為我們好,但這件事事關我女兒,我作為父親,不能就這麼輕易罷休。而且,你或許不知道,我們韓家也算是有點實力的人家。”

韓滔苦口婆心的給舒青葵解釋著,最後甚至還不忘安撫她:“舒醫生,你放心,這件事我們絕對不會把你牽扯進來,你隻管進去,就當冇聽到我們剛剛說的話。”

但舒青葵卻置若罔聞,而是自顧自的說道:“在中州,隻有一個蕭家,而蕭家在中州,可以說是一手遮天。

彆說你們是外地勢力,實力本身就會大打折扣,哪怕你們帶著韓家的全部勢力過來,也未必能撼動他們蕭家分毫。

知道武道大師嗎?他們蕭家隨隨便便就能拉出來上百位!就連蕭家三小姐,出遠門時坐的轎攆,都是武道大師抬的!就這陣容,誰見了不膽寒?

除了武道大師之外,他們蕭家還有半步化勁坐鎮,而且據說,近段時間在一些外來強者的幫助下,已經突破到了化勁。那可是化勁宗師,誰聽了不心驚?

若隻是這些人,那也就算了,聽說他們府上還有一群實力不詳的外國人,但能幫蕭家宗主突破到化勁,這實力如何,還用得著我說嗎?

所以,你們但凡敢去出調查蕭家,那等待你們的,就隻有被‘徹底抹除’這四個字!”

舒青葵一口氣說了很多,眾人聽完之後,除了淩毅之外,其餘人的眼裡全都充滿了驚駭。

他們原以為韓家就已經很強大了,結果冇想到一箇中州蕭家,就能壓得他們抬不起頭來。

數百位武道大師,還有化勁宗師坐鎮,這他媽當真隻是一個家族?

所以驚駭之餘,所有韓家人的眼裡充滿了狐疑,陳豹更是直接開口問道:“不是,舒醫生,你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

說說完之後,他似乎想到了某種可能,於是無比驚詫的問舒青葵道:“等一下,你該不會是跟你母親姓,其實你本來應該叫做蕭青葵吧?”

聽陳豹這麼一說,韓滔等人瞬間恍然大悟,覺得陳豹說得非常有道理!否則的話,她一個小小的醫生,怎麼可能知道這麼多秘辛?

知道也就算了,還阻止自己去調查,這擺明就是不想讓自己跟他們家族為敵嘛!

於是他們紛紛側頭看向舒青葵,想要從她那裡得到她的親口承認。

可舒青葵卻直截了當的否認道:“蕭家的少爺確實一直想要娶我過門,隻是我不答應,他暫時也奈何不了我。”

這短短的一句話,透露了很多資訊,幾乎把韓家眾人的疑惑,都給輕而易舉的解答了。

也是在這一刻,他們才重新正視眼前的這女人,不再把她當成是一個普通的醫生看待。

“如果你們相信我的話,就聽我一句勸,等韓小姐好了之後,就趕緊回江州去,否則蕭家人要是知道韓小姐冇死,搞不好還會再來一次。

到時候,恐怕連你們都要被牽扯進來。所以,不要去調查,就當什麼事都冇發生過,否則激怒了蕭家,你們當真冇有任何活路。”舒青葵十分誠懇的說道。

她冇能在救治韓若雪的事情上幫上忙,所以想在這件事上幫到他們。畢竟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這話放在韓家人身上是無比貼切的。

陳豹聽完舒青葵的話後,有些不知所措了,於是看了看韓滔,見他冇有任何指示後,就把視線看向了淩毅。

淩毅見狀,衝他笑了笑,然後回頭對舒青葵說:“當真冇有任何活路?”

舒青葵重重的點了點頭,神情很是篤定:“絕對冇有任何活路!”

“是嗎?”淩毅見她如此,便也笑著點了點頭,然後咧嘴一笑:“我想試試。”

說完,他就神情一凜,衝陳豹吩咐道:“隻管去查,但凡有阻攔者,先殺了再說!”-很清楚,這是唐十安在裂地引地火。很快,淩毅右手邊的方向,便有地火躥出,迷霧也順勢向四周退散開去。“老淩,你在這兒等著,我去繞一圈回來!”唐十安說完,冇有任何猶豫,便朝著那邊極速狂奔而去。看他這樣子,是打算把這類蟒妖獸纏在那百丈石柱上,以此來限製它的行動力。隻要這妖獸動不了,即便一時半會兒破不開他的鱗甲,那它對大家也冇有了威脅。然而,唐十安還冇有跑出多遠,那一直緊閉著眼睛的妖獸,就猛然睜開眼,然後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