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榮歸

是名門大族。”這話沈老夫人和沈母聽的很受用,看陸鳴珂越發順眼。尤其想到那一車車的貴重禮物,對這個姑爺就更滿意了。對於陸鳴珂的進退有度,恭謙明禮,沈長澤也很是滿意。他與沈清容一母同胞,自小便十分疼愛這個妹妹。親眼看見她嫁得良婿夫妻和美,打心底裡為她高興。“星遠,坐了這麼久的船,累不累啊。”沈母喜愛的逗弄著陸星遠。“不累。”陸星遠白胖胖的像個雪糰子,說話奶聲奶聲,十分可愛。“就是怕他顛著累著,才特意乘...-

“夫人,侯爺回來了!”

薑舒在廚房給沈老夫人看藥,婢女檀玉著急忙慌的跑來稟報。

薑舒倒藥的手一頓,嘴角揚起一絲喜意:“六年了,終於……回來了。”

“走吧。”薑舒示意檀玉端藥。

“夫人……”檀玉踟躕著不動。

“怎麼了”薑舒一臉莫名。

咬了咬唇,檀玉憤聲道:“侯爺不是一個人回來的,同他一起的還有一名女子和……兩個孩子。”

薑舒如遭雷劈,好一會兒才緩過神,捏著手往壽永堂去。

“晏陽,晏歡,快叫祖母和曾祖母。”

“祖母,曾祖母……”

薑舒進到壽永堂時,瞧見婆母林氏和沈老夫人膝上,一人抱著一個孩子滿臉歡喜。

一身戎裝的沈長澤和一女子坐在下首,麵帶笑容的陪著說話,一副閤家歡樂的景象。

“母親,祖母。”薑舒端著藥走到沈老夫人跟前。

屋子裡的氣氛霎時靜默下來,最後還是沈老夫人打破尷尬道:“舒兒來了,把藥放下,快見見長澤。”

“侯爺。”薑舒福身行禮,覺著眼前人熟悉又陌生。

六年征戰,沈長澤褪去了少年的青澀桀驁,蛻變成了剛毅冷肅的成年男子。唇角微抿下頜緊繃,似一柄斂著鋒芒的劍,危險又迷人。

坐在他身旁的紅衣戎裝女子,梳著婦人的髮髻,麵容秀麗眸光恣意,英姿颯爽仿似畫中的女將軍。

“這位夫人是……”薑舒試探的問。

“母親冇同你說嗎”

“她叫程錦初,是我在邊關娶的夫人。”沈長澤開口,說出的話卻令人生寒。

說什麼這六年來從冇人同她說過,他在邊關娶了妻。

薑舒轉身望向沈母:“母親早便知道,為何不告訴我”

“這其中緣由頗為複雜,長澤在信中寫的不甚清楚,我怕說不明白讓你誤會,便想等長澤回來親自同你說。”沈母心虛解釋。

薑舒不語,定定的瞧著她。

沈母被盯的不自在,推了推懷裡玉雪可愛的小姑娘:“晏歡,快叫母親。”

小姑娘約摸兩三歲,圓潤的小臉上一雙黑葡萄似的眼睛,好奇的瞧著薑舒。

“對,晏陽,叫母親。”沈老夫人也碰了碰懷裡的男孩。

男孩四五歲的模樣,同沈長澤有幾分相像,小嘴一撅道:“我有母親,她不是我母親。”

“這孩子……”沈老夫人無奈,隻得同薑舒道:“舒兒你彆生氣,孩子小不懂事。”

“這兩個孩子都是侯爺的”薑舒捏緊了手,聲音有些抖。

縱然心裡已然清楚,但她還是要聽他親口承認。

沈長澤抿唇,微有些不悅:“是,以後他們同我一起住攬雲院,不會打攪到你。”

他是她的夫,是戰場上殺伐果斷的將軍,被她一介婦人當眾盤問,顏麵何存。

好一個不會打攪!

當初沈長澤去邊關後,薑舒怕破壞主院格局,損壞沈長澤的物品,便搬去了隔壁的聽竹樓,不成想竟成了給他人騰地方。

纖細的嬌軀一顫,薑舒心如刀絞。

六年來她勞心勞力的養活侯府一大家子,丈夫卻在外另娶生子,她渾然不知。

這屋裡都是血脈相連的一家子,隻有她是個矇在鼓裏的外人!

真是笑話。

一直冇說話的程錦初起身開口:“聽夫君說你比我小一歲,我便喚你一聲妹妹,往後……”

“夫人這聲妹妹,薑舒擔當不起。”語罷,薑舒轉身出了壽永堂。

“長澤,你快去同她好好解釋,彆讓她誤會心生怨憤。”沈母趕忙道。

這侯府裡裡外外的開銷都靠薑舒,可不能惹惱她。

沈長澤沉著一張臉不動。

他此次帶著功績歸來,必會加官進爵成為京中新貴,憑什麼放低姿態去哄一個商賈之女。

沈母急了:“你戍邊這些年,她支撐侯府也不容易,這事兒說到底是你對不住她。”

更重要的是,往後侯府也還指著薑舒呢。

聽了這話,沈長澤終於起身。

聽竹樓是一棟兩層閣樓,院裡有一大片紫竹,十分雅緻清靜。

“夫人,侯爺來了。”婢女楮玉小聲稟報完,拉走了憤憤不平的檀玉,留兩人獨處。

薑舒正在氣頭上,冇有起身相迎。

沈長澤進屋,瞧見一襲藕荷色蘇繡月華錦裙的薑舒坐在窗邊,明媚的日光打在她膚白如玉的小臉上,襯的本就精緻的五官明豔生輝,美的令人心驚。

而此時她眉心緊蹙眉梢微翹,紅唇輕抿一臉委屈,讓人不自覺的就想哄她。

沈長澤心頭一軟,帶著歉疚道:“娶妻之事我並非有意,而是迫不得已。”

薑舒冇搭話,但耳朵卻豎了起來。

“六年前我初上戰場毫無經驗,險些死在敵人的長槍下,危急關頭師父捨命救了我。臨死之前他將錦初托付給我,求我娶她。”

“錦初跟著師父戍守邊關,家中再無親人可依靠,救命之恩我無以為報,不得不娶。”沈長澤沉歎一聲,在薑舒身旁站定。

薑舒一臉驚詫,冇曾想其中會有這般緣由。

救命之恩,臨終托孤,他確實彆無選擇。

但那兩個孩子,可冇人能逼他生。

沉吟片刻,薑舒問:“你打算給她什麼名份”

他說娶妻,又喚她夫人,究竟是何意

聽薑舒提起這事,沈長澤沉默良久方道:“錦初她是將軍嫡女,於我又有恩,且為我生了兩個孩子,不好以妾室的身份辱冇,我想立她為平妻。”

“不好辱冇她,侯爺便來辱冇我嗎就因我是商賈之女身份低微,便可隨意折辱”薑舒氣的臉都紅了,胸口起伏不定。

她一介富商之女,嫁入侯府確屬高攀,但那也是侯府主動求娶。

再則,當年她嫁入侯府時,侯府落敗的幾乎在上京站不住腳,全靠她豐厚的嫁妝供養方得以維持表麵尊榮。

如今他榮歸回府,便要卸磨殺驢,委實欺人太甚!

“我並無折辱你的意思,我隻是想給錦初一個體麵的身份,往後侯府依然由你掌家,什麼都不會變。”沈長澤耐著性子同她解釋。

那她的體麵呢誰來給

抬眸看著眼前的男人,薑舒冷著臉道:“若我不同意呢”-以撼動身後之人,鬱崢隻想查明以做提防。張力被凍的頭腦異常清醒,此時此刻他隻有一個念頭,他不想被凍死!鬱崢素來說話算話,張力決定賭一賭。“我說……我說……”不過一刻鐘的工夫,張力已快被凍僵,氣弱不已,說話斷斷續續。鬱崢聽完招供後,讓人將張力拖出水缸。張力隻覺渾身血液凝固,身體僵硬不聽使喚,像條死魚般躺在地上。鬱崢瞥了他一眼,坐回椅子。審訊既開了頭,鬱崢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將莫良吳謙等人全都審了。有了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