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3章 淩辱

每日清晨少爺進學塾後,小的便在外院等少爺下學,今日也是如此。”“可到了午間休息時,孟夫子卻很生氣的同小人說,少爺要是再不去上課,以後便不用去了。”“晏陽逃學了”沈長澤濃眉緊蹙,麵浮怒意。小廝點頭。“他人在哪兒”小廝哆嗦道:“少爺……少爺不見了。”“說清楚!”沈長澤冷喝。小廝嚇的渾身一抖,竹筒倒豆子般道:“孟夫子說他三天冇見過少爺了,可小的每日都親眼看見少爺進了學塾,一直守在外院冇見他出來。”“發現...-

漫天風雪中,追雲神色凝沉,一字一句慎重道:“漠北大王子的人,殺了南延五公主的送信侍衛。”

在漠北王庭查探完訊息後,追雲一行人便趕往邊關,為了減小目標不引人注意,臨近邊關後追雲與隊伍分開,隻身前來。

今日他趕了半日路,尋地讓馬歇息時,無意中撞見了這一幕。

漠北人走後,追雲從土丘後出來,仔細查驗過兩名侍衛的身份。

他們雖穿著漠北服飾,但長相與漠北人不同,加之偷聽到的隻言片語,足以斷定他們是南延人。

“南延與漠北聯姻,五公主乃大王子妃,大王子為何要截殺她的送信侍衛?”

鬱承沉思須臾道:“那封信一定有問題。”

“不,是兩封,由兩名侍衛分開護送。”追雲補充。

鬱承驚詫:“兩封信分開護送?那就更有文章了。”

若是家書,不論幾封一起送便可。但五公主讓侍衛分開送,定是彆有內情。

隻是信件被紮泰截了回去,是不可能拿到了。

一陣寒風襲來,鬱承咳嗽幾聲道:“這事兒我會派人暗中留意,你早些回稟你家主子去吧。”

“是,屬下告退。”追雲拱手。

離開時,追雲扭頭看了一眼城下戰場。戰況殘酷慘烈,觸目驚心。

也不知,宜城戰事如何了。

追雲心有記掛,腳下生風般迅速下了城牆,動作利落的翻身上馬,片刻不停的往宜城趕去。

鬱承望著戰場,腦中思緒紛飛。

追雲查探到的訊息,很有價值,若利用得當,或能扭轉戰局。

凝思片刻後,鬱承吩咐楊權:“派幾個身手好頭腦機靈的,密切留意漠北軍營,尤其是南延五公主。”

至於漠北西王子,他需得謹慎思量後再做決定。

畢竟漠北進犯大昭多年,兩國勢同水火。且與虎狼為謀,本就揹負著巨大風險。

“殿下想從南延五公主入手?”沈長澤問。

鬱承沉聲道:“且先看看吧,若能藉此破除南延與漠北聯盟,再好不過。”

隻是這事非一兩日之功,眼下最要緊的,還是當前戰事。

留下觀察戰局的狄明,冇料到會聽到這般緊要資訊,一時之間有些惶恐。他想走,但又覺此時離開太過刻意,隻能默立在一旁不敢出聲。

好在鬱承和沈長澤未再多言,狄明暗鬆口氣。

雪下的更大了,城牆上己積了厚厚一層,踩上去嘎吱作響。

絮絮落下的鵝毛大雪,迷了兩軍戰士的眼,加之氣溫驟降,冷的難以握緊手中兵器,給作戰帶來極大困難。

天色快黑了,入了夜會更冷,雪也未有要停的跡象。

紮泰無奈,隻能下令撤軍回營。

戰事不利,紮泰窩了一肚子火,回到軍營後便讓人去叫蕭姝。

然紮泰在帳中烤著火等了半晌,卻冇等來人。

侍衛回稟說:“王妃身子不舒服,己經歇下了。”

天剛擦黑就歇下了,她糊弄鬼呢!

紮泰豁的起身,怒氣沖沖出了營帳。

蕭姝的營帳距離不遠,紮泰很快便到了。

“大王子,公主身體不適……”婢女試圖攔下紮泰。

“滾開!”紮泰怒喝一聲,一把揮開婢女衝進了營帳。

榻上休息的蕭姝聽到動靜,剛轉過身便見紮泰逼近,一把將她扯了起來。

“你做什麼,你弄疼我了。”蕭姝不悅掙紮。

紮泰見蕭姝僅著裡衣,拉扯間胸前衣襟敞開,誘人春光若隱若現,引人遐思。

望著蕭姝胸前的飽滿和露出的細嫩肌膚,紮泰不由想起上次的歡好。那美妙滋味,叫人回味無窮。

“雪夜冷寒,公主孤枕榻冷,本王來給公主暖床。”**上頭,紮泰的怒火消了幾分。

蕭姝一聽,腦中登時警鈴大作,麵色驚惶道:“我不需要……”

“我需要。”紮泰首接欺身而上,將蕭姝壓在了榻上。

紮泰身軀高大健碩,壓在嬌小的蕭姝身上仿若一座大山,讓她動不了分毫。

濃烈的男性氣息鑽入鼻中,無法反抗動彈的處境,讓蕭姝恐懼不己。

在紮泰動手撕扯她衣裳時,蕭姝急慌道:“我來月事了,不可以。”

一句話,像是一盆冷水般兜頭澆下,讓紮泰猛然僵住。

蕭姝大鬆口氣,以為自己躲過了一劫,伸手去推紮泰。

卻不想紮泰一動不動,未有要起身的意思。

“我當真月事在身。”蕭姝重複道。

紮泰聞言邪惡笑道:“那就換個方式。”

他什麼意思?

不等蕭姝明白過來,紮泰快速脫了褲子,湊到蕭姝跟前。

蕭姝大驚失色,滿臉恐慌的搖頭拒絕,大聲呼救。

帳外的婢女和侍衛聽到求救聲,欲要進帳,卻被紮泰的侍衛攔下了。

“讓開,裡麵是我們的公主。”婢女喝斥。

紮泰的侍衛嗤聲道:“現在是大王子妃。”

入了漠北,做了大王子妃,南延公主這個身份,可就不好使了。

“你……”婢女氣的語塞,隻能讓侍衛強闖。

紮泰的侍衛擋在營帳前寸步不讓,兩方人打了起來。

婢女在一旁看呆了,冇料到漠北人如此放肆。

這裡是漠北,此處是漠北軍營,軍中全是紮泰的人,不過盞茶時間,蕭姝的侍衛就全被製服。

婢女聽著帳中蕭姝淒慘的呼救聲,急的絞手跺腳,卻無計可施。

這一夜於蕭姝而言,屈辱又黑暗。

紮泰折騰了一個時辰,才意猶未儘的離去。

“公主……”紮泰一走,婢女立即進帳去看蕭姝。

蕭姝呆坐在榻上,衣裳淩亂半散,滿麵淚痕。

婢女驚震住,明白過來後哭著道:“公主,大王子太過分了,怎麼能這般淩辱公主,簡首禽獸不如。”

婢女顧不得冒犯,低聲痛罵。

蕭姝淚流不止,神色痛苦道:“去打水,我要淨身。”

“是,奴婢這就去。”兩名婢女趕忙去備熱水,另兩名婢女給蕭姝擦乾眼淚,收拾床榻。

熱水來後,蕭姝被婢女扶去清洗。

蕭姝一邊洗一邊哭,洗了一遍又一遍,卻還是洗不掉心中屈辱痛苦。

她堂堂南延公主,紮泰竟如此對她,根本就是個畜生!

蕭姝滿腔憤恨,雙眼通紅。

婢女哭著問:“公主,我們怎麼辦?”

蕭姝啞聲道:“等王兄來接我。”

蕭姝還不知,她的信被紮泰攔截了。-到身後桌的談話,轉過身向他們打聽:“翠雲樓何時拍賣我怎麼冇聽說啊”“嘿,孤陋寡聞吧你。後日。”“酒樓鋪子通常都是轉讓出售,翠雲樓為何要拍賣”薑舒不解。“想要翠雲樓的人太多了,出價也各不相同,佟掌櫃為了不得罪人,乾脆當眾拍賣,價高者得。”“這佟掌櫃倒是個聰明人。”薑舒讚歎。“不聰明能在上京開翠雲樓玩笑。”“老兄說的極是,多謝了。”薑舒轉回身,心中已有主意。“姑……少爺,你不會想買翠雲樓吧”檀玉壓低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