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她要活下去

自己的身體比之前輕鬆了很多。黎歌知道他走不快,就小步小步的走,到了藥店裡,這家藥店的藥材,纔是最好的。黎歌站在玻璃櫃前,把藥方遞給一名正在算賬的中年老闆,這老闆她認識,良心老闆。“老闆,我要上邊的藥材,麻煩你了,給我最好的中年老闆一看生意上門,笑吟吟的接過藥方,一看上邊的中藥,有一味是南丹。老闆驚訝的看著她,“南丹,你會用這味藥材?”黎歌微微頷首:“嗯!”中年男人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笑著問:“不是...-“快,她在前邊,追上她,她跑不遠的,一定要把她抓回去,她可是李少爺看上的女人

深夜,秋寒露重,濃霧繚繞,公路上的清晰度不到三米。

急促慌亂的腳步聲劃破濃霧,傳遞著一股可怕的氣息。

公路上,一名穿著單薄的女孩拚命的在公路上奔跑著。

女孩頭髮淩亂,滿臉汗水,濃重的呼吸聲彰顯出她出她的體力已經到了極限。

她拚命呼吸,心底強大的信念和仇恨支撐著她往前跑的動力。

“呼……”濃霧中,女孩深深吐出一口氣,喉嚨灼傷般痛,她的身影漸漸變得模糊。

活下去,是她最大的信念!

突然,不遠處微弱的亮光讓她看到了一絲希望。

女孩立刻站在路中間,不要命地擋在車前,含淚的眸子裡燃起濃濃希冀。

“刺啦……”車子在她一步之遙停了下來。

司機嚇得魂飛魄散,這是誰的車,她也敢攔?

女孩拉開車門坐了上去,便大口呼吸。

後邊追著跑的幾個男人也累的上氣不接下氣。

微微停頓喘息的功夫,一輛豪車從他們身邊疾馳而過。

“我去,那女人中藥了怎麼還那麼能跑?”

幾個男子罵罵咧咧的又往前追。

“謝謝!”呼吸順暢之後,黎歌緩聲道謝,空靈的聲音如同羽毛輕輕劃過人的心間。

驟然間,一股駭人的氣息猛地傳來,黎歌側目,才發現身邊還坐著一個男人,駭人的氣息來自身邊隱匿在黑暗中的男子。

黎歌瞬間感覺到了自己是被孤狼盯上的獵物。

淡淡的清香襲來,暗中的男人身體驟然緊繃,體內原始的**驟然甦醒,在藥物的摧殘下,男子擁有可怕的意誌力才撐到了現在,在這一瞬間,破防了。

黎歌還來不及做任何反應,手腕就猛地被桎梏住,男人的手很燙,是不尋常的燙。

“做我的藥,給你一百萬低沉的嗓音壓抑著濃濃的痛楚。

黎歌一愣,她剛剛逃出來,怎麼又遇上了這樣的厄運,考慮了一下自己的處境,她也急需解藥。

他救了她,她才能安然無恙的坐在這裡。

既然如此,她無恥一點!

她討價還價:“三百萬

“女人,你得寸進尺男主壓抑得痛苦的聲音幾乎是從喉嚨處低吼出來的,果然,女人都是貪慕虛榮的。

黎歌再次得寸進尺:“四百萬!我很美!”

男人倏然睜開墨黑深邃的鷹隼,藉著微弱的燈光,饒是泰山崩而麵不改色的男人在看清眼前的女人時,眸底也劃過一抹驚豔。

那不由自主的一個“好”字也隨之溢位薄唇。

半山腰豪華彆墅裡。

黑暗中,黎歌承受著一波又一波的摧殘,她作為回報,把自己最寶貴的給了男人,更多的是為了那幾百萬,她已經窮途末路了。

她必須活下來才能報仇!

……

八個多月後,春暖花開好時節,半山腰彆墅裡。

仆人收到了一個快遞,是一個紙盒,打開一看,她瞳孔驟然一縮,裡邊居然是個嬰兒。

傭人嚇了一跳,小心翼翼地抱著紙盒去了二樓的書房。

猛地推開門,驚擾了正在認真工作的男人。

男人不悅蹙眉,一抹犀利的目光落在傭人身上。

男人冷峻的臉龐上,桃花眼深邃而憂鬱。

他目光深沉地望著傭人,緊抿的雙唇尤其顯得冰冷,下頜的線條透著一股子寒意。

傭人知道自己魯莽,可此時也不顧上太多,她抬了抬手中的紙箱,神情古怪:“先生,這裡邊裝著一個嬰兒

-室,洗了一把冷水臉,她看著鏡中的自己,臉色蒼白,明亮的大眼黯然無神,這種痛,折磨她的心智,好難受。冇有什麼比精神折磨更痛的事情了,作為醫生,她很明白這種感覺,幾乎是一種自毀模式。仇恨的心,扭曲的容顏,滿腔的怒火,這些都是阻止她幸福的絆腳石。“老婆蕭靖越站在浴室門口看著她。黎歌拿起毛巾,擦了一下臉,才說:“可以吃晚餐了嗎?”“嗯!”蕭靖越溫柔的應了一聲。“走吧黎歌腳步有些飄,走得很慢。蕭靖越牽著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