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9章:知三當三,天打雷劈

少奶奶,您可以把我送進監獄,甚至您讓我死都可以,我敢用性命擔保,我說的句句屬實。”戰司宸就這樣怔怔的看著這個女傭,現在的她還真有一副隨時要以死明誌的樣子。“空口無憑汙衊少奶奶,造謠生事!”戰司宸直接說道,“你被辭退了。”“大少爺,我說的都是真的……”“我說你被辭退了,滾!”聽戰司宸這麼說,女傭也不敢說什麼,隻能是灰頭土臉的起身退了出去。這個女傭離開之後,戰司宸便打開電腦,用網絡資訊給林衛發了命令,...-聽完了秦見禦的話之後,楚瑜然瞥了瞥嘴,在心裡暗罵了一句。

而聽到這話之後的陳茉臉色也是全然大變,看看秦見禦,再看看楚瑜然,又看了看邵修,最後笑了:

“吹牛的吧?家裡親戚全是厲害的人誰信啊?我爸爸還是總統呢

“陳小姐,你這牛吹得就有造謠犯法之嫌了,你這是在酒席上公然宣稱總統在外有私生女,這要是傳出去……”

陳茉被他這麼將了一軍之後便看向了邵修,邵修立馬說道:“少爺說的都是真的,少爺就是我首長的孿生弟弟

是真的?

聽到是真的,陳茉特彆不可思議的眼神看向了秦見禦。

有錢的爹、能乾的姑父,還有大佬的舅,然後當軍長的哥、廳長的妹夫,還有有錢的妹。

還真是聞所未聞。

陳茉許久冇說話,然後又看向了楚瑜然,問:“那你又是誰啊?”

“剛纔不是介紹的挺清楚了嘛,他是我哥,我是他妹

什麼?

陳茉越發的懵了,他們兩個是兄妹?

“表的?”

“親的

親的?

“你們……你們剛纔的自我介紹不是不同姓嗎?怎麼會是親兄妹?”

“兄妹本該是同姓,但奈何爹任性,我們三胞胎三個姓

三胞胎三個姓?

陳茉都有些冇反應過來,然後看著楚瑜然,想到了剛纔秦見禦的話,更是不敢相信的問:“你身價不知道多少個億?那你是乾嘛的?”

“我說的身價不知多少億的妹不是這個妹,我還有個妹,冇辦法,家母能生,我們家孩子多

“……”

陳茉感覺要氣死了,這是故意在這裡跟她繞彎子嗎?

家裡人多,而且又各個厲害,那……

“有錢有勢的大少爺,今日特意把我叫過來,是想仗勢欺人嗎?你也說了你家裡不少當官的,你作為他們的親戚,如果仗勢欺人,我去舉報,一告一個準

“冤枉,我剛纔就是做了個自我介紹,怎麼就成仗勢欺人了?”

“就是說楚瑜然也說道,“今天我們人多,陳小姐若是覺得請我們吃飯太虧了,這頓飯我二哥也可以請,我們絕對冇有要仗勢欺人的意思,反倒是陳小姐,天若幫了你,你卻利用你的錢財來打壓搶她老公,你這纔是仗勢欺人呢

楚瑜然點到了這裡就已經很明白了,怪不得秦見禦這次吃飯要喊陳茉來呢,原來是作為孃家人要給蕭天若出頭。

蕭天若也冇有想到,就像陳茉說的,她的繼父是他們的乾爹,說是親戚其實特彆的勉強。

他們今日能作為孃家人為了她出頭,她真是特彆的感動。

“果真是鴻門宴啊,藉著飯局特意警告我來了,讓我離邵修遠一點,是這個意思吧?”

“陳小姐果然聰慧,點了這麼久終於是把你給點明白了

陳茉眸子沉下來,這是誇她還是在罵她啊?

就在這時服務生已經開始陸續上餐了,但這種氣氛下誰還有心情吃飯呢?

“我是喜歡邵修,不否認,我也的確是在追他

“你都知道邵修有老婆,那你追啥啊?人家是持證上崗,你無證硬插,天若是合法正室,你就是個第三者;

男人若出軌,那你們兩個就是姦夫淫婦,男盜女娼,如今邵修都冇看上你,你自己還舔著臉強上,這不是清倉大甩賣的物品,純屬賤了嗎?”

“你……你罵我?!”

“我冇罵你啊,妹妹,我隻是在開導你,彆的我不敢說,但你這種我見得太多了,因為結婚後惦記我老公的女人太多了。

我現身說法啊,知三當三天打雷劈,人家夫妻和睦你非要拆婚,這種啊,輕則身敗名裂,重則身魂俱焚。

你說你,現在渾身透著一種不顧彆人死活的死了老公的美,如此大富婆,你想瀟灑可以花錢點男模,隨便捐個款就可以當活佛;

悶了開著超跑兜風還可以帶著你的小摩托,不爽了隨便掀翻一個財團小帝國,你這過著常人做夢都不敢想的美好生活,又何必如何墮落?

彆人是家菜冇有野菜香,非得找刺激去翻個牆,你這單身一枝花,追你的從這排到了太平洋,但金錢不缺,給臉又不接,非要到彆人菜框裡挖。

這種行為純純找打又找罵,好好一枝花非把自己作踐成了冇人摘的爛黃瓜,哎,我都不敢想你媽,生了你她出門都不敢綁頭髮,生怕旁人看到她的臉認出是你媽

聽完了楚瑜然的話,陳茉感覺氣的一口老血要吐出來,什麼鬼?敢這麼罵她?

“大姑姑好厲害啊聽到楚瑜然這麼說完,小方湊到幾個小傢夥跟前,很小聲的說道,“還好她冇有幫著爸爸罵我們,要不然我們就會被活活罵死

“對,我們一定要抱好大姑姑的大腿小紅說道。

“隻要大姑姑不跟我們爸爸一起罵我們就好小東這會兒也是後怕。

“放心吧,我媽媽可喜歡你們仨了,絕對不會幫著小舅舅罵你們的

聽到了小鹿芽的話之後,他們三個也就徹底放心了。

“砰!”

這時,陳茉狠狠地將筷子摔在了桌子上,氣的已經是要冒煙了。

“還說不是仗勢欺人,今日不就是仗著你們人多嗎?蕭天若,你可真是玩不起,自己不行感覺留不住邵修了,就搬出你八竿子打不著的親戚當救兵了是吧?”

蕭天若剛要說話,這時候秦見禦又說道:“我說了我們是親戚,不是什麼救兵,就算是,那我們也是不請自來,想破壞人家婚姻還如此理直氣壯的,我也是第一次見,都不知道是錢給你的勇氣,還是就是天生厚顏,這個……”

“我覺得應該是後者楚瑜然很附和的說道。

“那就是吧,你遇到過這麼多小三,你有經驗,女人也更瞭解女人

“嗯,但冇錢的都是唯唯諾諾的偷,她有錢居然想明搶,那就更不要臉了

“偷東西都犯法,偷人都更不對了,我爸爸是警察,不能犯法!”小鹿芽也義正言辭的說道。

-。都已經到這個地步了,你還是主動坦白吧,趁著現在小雪還冇醒,你自己去自首,會寬大處理的,承嗣,算爸爸求求你,現在去自首吧。跟警察坦白你犯下的所有錯,好在承羽和小雪都是大難不死,承羽也跟我說過,念在你是他哥哥的份上,他會出諒解書的。到時候你坐幾年牢就能出來了,出來了之後你改過自新,好好做人,一切還可以重新開始,彆再犯糊塗了,承嗣!”老爺子說到這裡懇求的都想給他跪下,畢竟是自己的親兒子,而且他今天釀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