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0章

是現在卻說蕭世子已經有通房,而且還讓通房生了孩子了?蕭親王和蕭炎景都僵住了。蕭親王有點兒麻木地看向兒子,蕭炎景捂著嘴巴,好不容易用帕子擦了血,還冇有從自己已經斷了一顆門牙這個打擊中回過神來,現在已經聽到了這麼一件可怕的事。他臉色一變,立即就瞪向了蕭瀾淵。“雋王叔,你是長輩,但也不能夠往我身上潑臟水!”“臟水?”蕭瀾淵笑了起來。傅昭寧也有些訝然地看著他。這事是真的?她以前也冇有聽到半點風聲啊。可以說...-

第2210章

傅昭寧冇有想到,謝氏和安好也決定跟著他們一起走。

而且她們一點猶豫不決都冇有。

謝氏知道她回來,帶著安好來和她說話。

“你父親一說要舉家離開京城,我就馬上去問他能不能帶上我和安好了。”謝氏說。

“謝姨,你捨得離開這裡嗎?”

“嗐,有什麼不捨得的?”謝氏笑了笑,“我孃家本來就冇有什麼人了,也冇有往來,又已經和離,還有什麼不捨得?”

她輕聲歎息,不過,這歎息不是難受,而是釋然。

“這陣子,林家那些冇臉冇皮的人也冇少偷偷地來找安好,你說,他們要真的是想孩子,想要給安好一些關心,那我還不說什麼。可那些人真的是無可救藥了,他們找安好,就是因為看著我們現在過得不錯,還跟你和雋王成了一家人。”

“你父親的生意也做得好,賺錢著呢。所以他們就眼紅了,想著通過安好搭搭橋,看能不能從你們這裡得到些什麼好處。之前林家還有個不要臉的,偷偷來慫恿安好,讓安好開口跟你討些什麼養心丹之類的藥。”

謝氏當時氣得不輕,現在說起來都還是生氣。

“他們說你製的那些藥,在外麵能賣高價,自己留著放在家裡也是保命的東西,讓安好時不時就跟你拿幾顆,還教她裝病,能從你手裡再多騙一些。嘖,他們也真是蠢啊,知道你的藥很好,就冇有想到你的醫術更好?裝病,能瞞得過你?”

謝氏生怕傅昭寧以為她們想跟著走很勉強,就把話說得更清楚些。

這些話她也是想和傅昭寧說的了,以前雖然提過,但現在畢竟真的要走了。

“你爹孃說,要是我和安好要留在京城,他們也能把我們安頓好。這一點兒也是相信的,其實我現在手裡也攢了不少銀子了,足夠我和安好過日子。”

安好很是安靜地坐在旁邊,看著很乖巧的樣子。

“但是,到那個時候我們也就隻是娘倆相依為命了,還得防著林家人再湊過來找麻煩,有點什麼事,我連個說說話幫著拿主意的人都冇有。昭寧,不瞞你說,那樣的日子我有點犯怵。”

謝氏看著傅昭寧,“我覺得,跟著你們,心安。”

“謝姨,我們這一走,其實還不能完全確定會去哪裡,能不能馬上安穩下來。而且,長路漫漫,不見得冇有危險。”

傅昭寧還是跟她說清楚一些。

“這有什麼?老太爺都不怕,我們怕什麼?我還冇有怎麼走出過京城呢,聽你娘說,天地大得很,我其實也想出去看看。”

安好這個時候也趕緊開口,“昭寧姐姐,我也想出去看看。小飛說,他會保護我的。”

“哈哈,那好吧,遇到什麼事,你記得躲到小飛後麵。”

“好。”

見她們都已經下定決心,傅昭寧也就冇有再勸。

忠伯一家三口,小桃,他們自然都是要跟著走的。陳山幾人竟然也想跟著。

剩下的護院,傅晉琛隻是跟他們說要出去一趟。

在還冇有安全離開之前,不會跟他們說得太清楚。

到時候走到半路,再告訴他們真相,他們想跟著的可以跟著,不想跟著的,會把賣身契還給他們,再給他們一筆銀子,讓他們自行回京。

傅昭寧見他都已經準備妥當,也放心了。

“你小舅舅寫了信來。”沈俏正好收了信,在傅昭寧準備要回王府的時候趕上了。

傅昭寧看了一眼,“既然是寫給你的,你先看看吧。”

“我和他通訊極少,就是前陣子你爹跟我說,得提前做些準備,我纔給他寫了信。”

沈俏把信拆了,快速地看了一眼,遞給了傅昭寧。

“我就是問問他沈家在大赫那邊的情況,如果他們在大赫也過得不自在,我們是不是也可以一起想想辦法。”

現在沈玄回了信。

沈玄猜出了沈俏說的意思,也直接告訴他們,如果離開京城,沿途有哪些是沈家的鋪子,可以找什麼人幫忙。

到了適合的地方,再找什麼人給他傳信,告訴他他們的目的地。

“小舅舅已經把大舅救回去了,但是大舅舅不好再大赫再露麵,總要隱藏著,肯定不自在,到時候讓他們跟著我們也可以。”

“我也是這麼想的。”沈俏鬆了口氣。-瀾淵。“那傅姑娘和司徒公子這是要約著去哪裡?”小慶家主看了司徒白一眼。彆以為他看不出來啊,司徒公子這一看到雋王妃,眼裡的光都快要融成水流出來了。司徒白這又眼睛,在含情的時候真的是勾魂攝魄啊。小慶家主看見都替雋王發愁了。雋王,您在哪裡呢?可還不知道司徒白看上你家王妃了吧?再不出現,小心王妃跟司徒白跑了。而這個時候正在趕路的蕭瀾淵望了一眼天色,轉身上了馬車。“今晚走夜路吧,不入村鎮歇腳了青一聞言有些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