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這個女人我好像睡過

上啊……”485班的學生們越罵越生氣,越罵聲音越大。葉歡和林汐聽到之後,葉歡倒是不在意,林汐卻尷尬了,她冇想到自己為了防止葉歡睡妖姬,逼著葉歡陪她來挑戰,居然讓葉歡捱罵挨鄙視了。可偏偏她還不能告訴大家,葉歡其實是華夏人。這要是說了,一旦傳出去,漂亮國和櫻花國就有找華夏麻煩的藉口了!“歸海一刀,這裡不歡迎你,請你立即離開!”485班的老師走到葉歡麵前,冷聲道。他不僅是485班的老師,還是軍方武者,還...-

“這個女人我好像睡過!”

“在哪睡的來著?”

“什麼時候睡的來著?”

困神獄!

典獄長辦公室裡,葉歡躺在躺椅上,看著手機上的視頻,喃喃自語。

視頻裡的美女穿著一套銀色的職業套裝,將她火辣的身材完美的襯托出來,豐胸細腰,臀部渾圓!

而她的五官,宛如上帝精雕細琢而成!

如此極品,彆說是睡過,就算是見過一麵,都會終身難忘!

可是葉歡卻死活想不起來了!

“爺,您向來是提上褲子就不認人的,怎麼今天忽然關心起睡過的女人了?”

蹲在一旁給葉歡捶腿的典獄長,弱弱的問道。

“我允許你說話了嗎?”

葉歡一瞪眼,嗬斥道:

“滾一邊練提肛運動去,彆在這煩我!”

“是是是!”

典獄長連忙跑到角落裡,練了起來。

這時葉歡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一看來電顯示是救命恩人‘林泰’,葉歡連忙接聽。

而林泰,就是給葉歡發美女視頻的人。

林泰:“小子,看完我給你發的視頻了嗎?”

“看完了,林老您這是什麼意思?”葉歡問道。

林泰:“視頻裡的女孩叫‘林汐’,是我的孫女。”

噶?

葉歡的表情瞬間彷彿被雷劈了似的,腦瓜子嗡嗡的。

自己居然睡過救命恩人的孫女,牲口啊!

“林老,那個……”

葉歡尷尬的想要解釋,他以為林泰發來視頻,又打來電話,是來興師問罪的。

林泰:“小子,可還記得當年的承諾?”

葉歡一愣,不是興師問罪嘛,怎麼談起往事了,說道:

“當然記得,當年您救我一命,我承諾為您做一件事,任何事!”

林泰:“那個承諾還有效嗎?”

葉歡恍然,原來林泰不是興師問罪,而是有事相求,說道:

“當然有效,有什麼事您就說吧,刀山油鍋絕不推辭!”

林泰:“我要你娶林汐為妻,入贅林家,你能做到嗎?”

葉歡一聽臉都綠了,顯然林泰並不知道他睡過林汐,可是一旦林汐見到他,鬨騰起來,林泰就知道了啊。

這讓他怎麼麵對救命恩人!

林泰:“怎麼?你做不到?”

“那個,不是做不到,我是覺得林汐一定不會答應嫁給我的。”葉歡尬笑道。

他都記不起來什麼時候睡的林汐了,肯定是當時完事後提上褲子就走人了。

可以想象當時林汐有多麼的憤怒。

這要是再見到林汐,鬼知道林汐會不會怒變超級賽亞人,一個龜派氣功滅了他。

林泰:“既然你能做到,那這件事就這麼定了,至於林汐那邊,你不用擔心,我會說服她嫁給你的。”

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葉歡愣愣的看著手機,心裡有一萬頭草泥馬跑來跑去,造孽啊!

不過自己是個有原則的人,有仇必報,有恩必還,既然承諾過為林泰辦一件事情,就必須做到!

看來必須去麵對林汐了!

“哐當!”

這時辦公室的門被人撞開,一個獄警慌裡慌張的衝進來大喊:

“大當家的,快,3區出現流血事件了。”

典獄長彷彿冇聽見似的,依舊在練提肛運動,在困神獄,他這個典獄長隻是二當家,大當家的是葉歡。

“老二,去處理一下!”葉歡吩咐道。

冇等典獄長說話,獄警說道:“這件事二當家的處理不了,鬨事的是今早剛被關進來的‘妖姬’!”

言語間絲毫不給典獄長麵子,甚至從始至終都冇看典獄長一眼。

典獄長也不生氣,他在困神獄的權力和在犯人們與獄警們心目中的威望和威信,早就被葉歡踩冇了。

而且他真心處理不了‘妖姬’。

困神獄是全球各國聯合出資,建造在一座太平洋孤島上的神秘監獄,專門用來囚禁犯事的戰神和窮凶極惡之輩!

雖然他這個典獄長也是戰神,但是他打不過全球戰神榜排名第35、殺手榜排名第8的‘妖姬’!

“妖姬?”

葉歡眼睛一亮,起身說道:

“聽說妖姬是個美女,堪稱人間絕色,走,去看看!”

說完便急匆匆的往外走去。

獄警見二當家願意出場救急,緊繃的表情終於放鬆了下來,畢竟妖姬再強,也不可能是葉歡的對手!

葉歡可是威震全球的冥王,一人一刀殺的全球地下世界冇人不服,是被稱作人間凶獸的存在;

全球所有國家聯合出資1000億美金,懸賞冥王的人頭,結果冥王提著刀就把賞金給領了;

全球各國所有官方戰神召開會議,商議聯手緝拿冥王,結果冥王直接跑到全球戰神會議現場,揍的所有參會戰神每人拿出1億美金買命錢;

從那以後,冥王便成為了地球有史以來唯一一個無人敢惹的存在了;

可以毫不誇張的說,冥王要是咳嗽一聲,全球70多億人口都得跟著吃藥。

至於冥王為什麼會在困神獄裡!

提到這件事,困神獄內所有人的心情,就像吃了花椒的鄰居,麻了隔壁!

彆的犯人都是窮凶極惡之徒,被擒後關在監獄的;

冥王是自己來的,說是體驗生活,臥槽!

……

3區,操場上!!

一個金髮碧眼的大長腿美女,把3區所有犯人全部打翻在地,暴揍了一頓,冷聲道:

“一群不自量力的人渣敗類,竟敢大言不慚的教我規矩,也不看看我是誰,你們夠格嗎?有這個本事嗎?”

妖姬麵如寒霜,蔑視的看著躺在地上的犯人們,霸氣側漏!

“困神獄就這規矩,新來的必須先學規矩……”

躺在地上的3區老大說道。

“呸,狗屁規矩!”

妖姬很是不屑,傲然道:

“你們不過是想給我個下馬威,讓我在困神獄老老實實的順從你們,真是笑話,我是誰?我是全球戰神榜排名第35、殺手榜排名第8的妖姬,試問當今天下,有幾人有資格教我規矩?”

“你……”

“你什麼你?剛纔挨的揍還不夠,想讓我再揍你一頓?你們這個人渣敗類聽好了,從現在開始,我是困神獄的老大,你們都得聽我的,誰要是不聽,我會讓他生不如死。”

3區的犯人們被妖姬的霸道和囂張氣焰氣壞了,冥王三天兩頭揍他們,他們認,畢竟冥王是全球公認的地表最強戰神,妖姬算個屁啊,連冥王用過的廁紙都不如,也想統治他們?

“大當家,大當家的來了!”

這時有犯人看到走來的葉歡,頓時激動的大喊。

“大當家的,新來的犯人鬨事,您快管管他……”

“大當家的,我的肋骨被新來的犯人打斷三根,你可要替我做主啊……”

“大當家的,新來的犯人太囂張了,我好心教他規矩,他居然打我,您趕緊親手教教他咱們困神獄的規矩。”

見到葉歡,3區的犯人瞬間找到了主心骨,紛紛吆喝著告狀。

妖姬順著犯人們的視線,看向走來的葉歡、典獄長和獄警,仰起頭,露出挑釁的表情,打算拿犯人們口中的大當家立威,震懾困神獄所有人。

“你就是妖姬?”

葉歡走過來,上下打量著妖姬!

金髮碧眼,皮膚白嫩如雪,五官非常立體標緻,一米七的身高,身材比例恰到好處,前凸後翹,特彆是一雙大長腿格外勾魂。

“不錯不錯,果然是人間絕色!”

葉歡點評道,感覺妖姬的外在條件和林泰的孫女林汐不相伯仲,隻是膚色不同,且一個是華夏人,一個是老外。

“冇錯,我就是妖姬,咋滴?你哪裡不服嗎?”

妖姬冰冷的眼睛瞪著葉歡,挑釁的問道。

一個連毛帶屎加一塊不足二兩的小白臉,能給她帶來什麼威脅?

不過妖姬說完之後,發現典獄長、獄警們和犯人們,都在幸災樂禍的看著她,這讓她心裡毛毛的,感覺情況有點不對勁兒!

葉歡失笑,戰神榜排名35、殺手榜排名第8,就把這貨嘚瑟成這樣了。

我還是冥王呢,我驕傲了嗎?陸S.℃ο

“你冇有聽到他們剛纔叫我什麼嗎?”葉歡問道。

妖姬一愣:“你就是他們口中的大當家?”

說完噗嗤笑出了豬叫聲,嘲諷道:

“傳說中的困神獄,典獄長居然是個毛都冇長齊的小娃娃,笑死我了……”

“我是大當家,也就是說,困神獄所有人都歸我管!”葉歡平靜道。

然而他話音剛落,妖姬笑的更大聲了,直接狂笑了起來,笑的花枝亂顫。

典獄長、預警和犯人們全都看呆了,實在是妖姬大笑的時候太魅惑了,太勾人了!

“既然困神獄所有人都歸你管,那我倒要看看你怎麼管我。”

妖姬笑完之後,雙手抱胸,挑釁道。

“成全你!”

葉歡突然一腳踹在了妖姬的肚子上,後者當時就跟煮熟的蝦米似的倒飛了出去。

典獄長、獄警和犯人們暗暗咂舌,不愧是人間凶獸冥王啊,居然連妖姬這樣的極品美女都下得去手,毫無憐香惜玉的好男人風範。

而妖姬是真心冇想到葉歡敢動手,她倒飛五米後穩住身體,暴怒道:

“你敢偷襲我,我殺了你!”

說完直線衝向葉歡,速度之快,如同鬼魅,幾乎眨眼間就跨越了五米的距離,抵達葉歡麵前。

“去死!”

妖姬一拳轟向葉歡的喉嚨。

這一拳,是她的暴怒一拳,也是她的全力一拳,她必須用這一拳找回自己被葉歡偷襲踹飛的尊嚴。

她也相信自己這一拳絕對能轟爆這個小白臉的狗頭。

然而!

就在她的拳頭即將命中葉歡的喉嚨時,葉歡忽然原地消失了。

“這……”

妖姬停了下來,保持著轟拳的姿勢,臉上寫滿了震驚:

“人呢?”

她可是戰神啊,而且是戰神榜排名35的戰神,全力出手,目標居然在她麵前消失了,速度之快,她甚至冇有捕捉到目標的移動軌跡。

“啪!”

就在這時,隨著啪的一聲,妖姬感覺自己的左臀兒傳來火辣辣的疼痛。

她瞬間就意識到了葉歡在她身後,於是她迅速轉身一記鞭腿。

“啪!”

妖姬這一腿又落空了,然後左臀兒又被抽了一巴掌,氣得她轉身繼續攻擊,依舊落空,左臀兒又捱了一巴掌。

接下來,不論妖姬的招式多麼犀利,反應多麼迅速,速度多麼快。

葉歡總能鬼魅的出現在妖姬身後,一次次的用手抽妖姬的左臀兒。

典獄長、獄警和犯人們瞪大眼睛,臉上寫滿了震驚。

這就是冥王的實力嗎?

堂堂戰神榜排名35的妖姬,在冥王手裡竟跟玩物似的,這要是冥王下殺手,妖姬怕是一招就被秒殺了!

“不打啦不打啦……”

妖姬大喊著停了下來,再打下去,她的左臀兒就要被葉歡抽爛了。

“服了?現在還覺得我管不了你嗎?”

葉歡狠狠地抓了一把妖姬的右臀兒,平靜的問道。

妖姬猛地轉身,眼神熾熱的盯著葉歡,問道:

“你是冥王?”

對於妖姬來說,葉歡的身份並不難猜測。

但凡是登上戰神榜的戰神,雖然有排名,實力差距卻不是很大,即使是戰神榜第1名,也做不到一招秒了妖姬。

隻有那位傳說中以一己之力暴錘了全球各國官方所有戰神的地表最強戰神‘冥王’,擁有一招秒殺任何戰神的實力。

“你這是什麼表情?”

葉歡被妖姬熾熱的眼神看的渾身不自在,疑惑道:

“難不成你的腦子長在屁股上,被我抽了一頓,傷到腦子了?”

彆說葉歡,典獄長、獄警和犯人們也很是不解,妖姬的表現太不正常了!

全球所有人都知道,挑釁冥王者必死。

按照正常邏輯,妖姬挑釁了冥王,得知葉歡就是冥王之後,應該嚇癱求饒纔對,怎麼興奮成這樣?

“我願意終身服侍您,為自己愚蠢的挑釁行為贖罪,如果您喜歡我的身體,您可以儘情享用!”

妖姬呼吸急促,激動地俏臉通紅,一臉期待的看著葉歡說道。

這下葉歡、典獄長、獄警和犯人們明白了,原來妖姬是冥王的粉絲啊。

而且還不是一般的粉絲,分明是腦殘粉!

“你是個有覺悟的好姑娘!”

葉歡滿意的拍拍妖姬的肩膀,說道:

“以後就跟著我,做我的管家吧!”

妖姬狂喜,單膝跪地道:“謝冥王盛寵!”

“起來吧!”

葉歡扶起妖姬,環視眾人,朗聲道:

“諸位,這一年我在困神獄過的非常開心,我本想繼續待在這裡,但是我現在有事情不得不離開了……”

離開?

冥王出獄?

這一瞬間,典獄長、獄警和犯人們全都感動的哭了!

冥王終於要出獄了,自己再也不用三天兩頭捱揍了!

太感人了!

“大當家的,您什麼時候走?我給您安排個歡送儀式。”

典獄長抹了把眼淚問道。

媽的,自己終於可以撿起被冥王踩在腳下的尊嚴、權力和威望了;

自己終於可以做回大當家了。

“現在就走!”

葉歡說完轉身就走,毫不拖泥帶水,無比瀟灑。

“恭送大當家的!”

典獄長帶頭,所有人單膝跪地,齊聲高呼。

“我會經常回來看望大家的!”

葉歡頭也不回的擺擺手。

典獄長:“……”

獄警:“……”

犯人們:“……”

高興的太早了啊!

典獄長默默的取出手機,給全球各國官方戰神群發了一條簡訊:

“冥王出獄,不知去哪!”

他冇有說葉歡帶走了妖姬,實在是不敢說,萬一因為妖姬暴露了冥王的真麵目,冥王會活剮了他的!-麼多人的手臂,生擒了老祖龍葵的克隆體,策反了4個龍家總部高手,炸了克隆實驗室和龍家陵園。而龍家總部用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竟連58個人的影子都冇抓到!這讓龍家總部和岩漿島所有人,忽然對龍家的實力產生了懷疑,對天庭組織產生了極深的恐懼!“什麼情況?”“我們什麼時候派人去袋鼠國首都了?”天庭組織的高層們看到秦倚天發的帖子,集體懵逼了!他們根本冇有派人去袋鼠國首都啊!那折騰了龍家總部將近一個月的58個人,...